搜索

5687

主题

肯尼亚

翻越乞力马扎罗,我在马拉河畔等你

[复制链接] 查看:16574 | 回复:21
发表于 2020-4-26 14:47 1 只看该作者 | 倒序浏览 | 只看本帖大图

楔子:Africa,未知的向往

不知在什么时候,对自己许下一个梦想,40岁前完成九座神山的朝拜。对于人生中很少许下梦想的我,这个心血来潮的梦足足让我苦恼很久,然后就开始了穷其心智地找寻神山之旅。也许这座山不够高,但是必须有足够的故事让人铭记;也许限于原因不能登顶,但是必须要完成最基本的转山。于是工作之余,每年挤出来的时间就送给了冈仁波齐、送给了贡嘎、送给了尼泊尔EBC、送给了阿尔卑斯勃朗峰……作为一个热爱生活、热爱旅行的我,自然而然的为自己找了一个走出去,去旅行的借口,古人云“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即使这个词汇本来说的是理论联系实际……然而,这个重要吗?

在连续两次国外的登山中,对于未知的向往充满了我的脑海。还有什么山峰能够适合我的这个体重超标的伪大叔呢?所以乞力马扎罗也就适时地出现在了我的眼前。一切都在意料之外,也在情理之中。这座被当地人认为是上帝宝座的神山,每年都在接受着当地不同部落的祭祀。而作为赤道上的雪山,随着气候变暖,山顶积雪的融化,环境专家指出赤道雪山奇观将在不久的将来和人类告别。所以既然有冲动,又适合我,为什么不趁早出发呢?

一个本来蓄谋已久,不知何时启动的计划,在身边朋友撺掇中就这么出发了。于是,当祖国正值70华诞的时候,我独自奔波在他乡异地,用另外一种方式为祖国献上自己的礼物;当《攀登者》在影院大卖时,我站在了非洲之巅,把自己融入到了这份攀登者的感动中。

九山行,在行至第七座山的时候,有了一个属于非洲之巅的故事。


视频篇:那些记忆中的片段



行程篇:东非大陆的奇迹

本次非洲之行,涵盖肯尼亚和坦桑尼亚两个国家。总行程一共12天,重点行程包括了乞力马扎罗登顶部分和马赛马拉游猎部分。

1D北京-泰国曼谷(Bangkok-肯尼亚内罗毕(Nairobi

2D】肯尼亚内罗毕(Nairobi-坦桑尼亚莫西(Moshi

3D-8D】坦桑尼亚莫西(Moshi-乞力马扎罗国家公园(Kilimanjaro-坦桑尼亚莫西(Moshi

9D】坦桑尼亚莫西(Moshi-肯尼亚内罗毕(Nairobi

10D-11D】肯尼亚内罗毕(Nairobi-马赛马拉国家公园(Masai Mara

12D】马赛马拉国家公园(Masai Mara-肯尼亚内罗毕(Nairobi-阿联酋阿布扎比(Abu Dhabi-北京



附录:乞力马扎罗(龙盖线)登顶行程汇编

1D

行程:rongai gate2364米)-simba camp2671米)

距离:4.26km

海拔:上升348
下降63

运动用时:1小时50分钟

2D

行程:simba camp2671米)-second cave3450米)-kikelelwa camp3600米)

距离:11.66km

海拔:上升1057
下降63

运动用时:6小时11分钟

3D

行程:kikelelwa camp(3600米)-mawenzi tarn hut(4315米)

距离:3.88km+1.43km(适应高海拔行走)

海拔:上升715米
下降27米

运动用时:2小时25分钟

4D

行程:mawenzi tarn hut(4315米)-kibo hut(4720米)

距离:8.17km

海拔:上升531米
下降163米

运动用时:3小时29分钟

5D

行程:kibo hut4720米)-uhuru peak5895米)-kibo hut4720米)-horombo hut3720米)

距离:19.57km

海拔:上升1218
下降2175

运动用时:16小时41分钟

6D

行程:horombo hut3720米)-mandara hut2720米)-marangu gate1880米)

距离:20.08km

海拔:上升0
下降1847

运动用时:5小时59分钟



Jambo30小时后的东非大陆

登山飞往内罗毕的飞机,焦灼忐忑的内心终于平静了下来。无论这次非洲之行发生什么,我都来了。非洲之巅,乞力马扎罗;非洲大草原,马赛马拉,不知道你们能带给我什么,但是我还是义无返顾的出发了。

从北京出发先到曼谷,再转机飞往内罗毕。从内罗毕机场出来,已是当地的清晨了。内罗毕的机场不大,全部矮层的建筑让人把更多的视线留给了天空。初入肯尼亚,天很高,也很蓝。也许是土地的映衬,也许是绿色植被覆盖少,也许是肯尼亚的建筑物颜色普遍的偏黄,总之肯尼亚的第一感觉显得有些荒凉。由于时间安排的比较紧张,我们没有在内罗毕进行停留,在机场等候了2个小时后,就登上了前往坦桑尼亚的长途大巴车。

7个小时的车程,我们到达了乞力马扎罗脚下的莫西小镇。前后30个小时,从北京的饺子变成了乞力马扎罗奇迹酒店的披萨,东非大陆我们终于来了。



Rongai,初入赤道雨林,坦桑尼亚的骄傲

清晨的阳光透过落地窗照进了房间,新的一天如期而至。也许是还没有调整好时差,也许是出发前的激动,连续48小时的辗转并没有让我们多睡。在吃完早饭,把部分行李寄存在前台后,我们收拾好行囊等待通勤车前往龙盖山门。

通勤车,这个词用得不太准确。因为车子上我们两个登山者,剩下的只有向导、背夫和厨师。还是叫做专车吧。即使这个专车让我怀念起了中国90年代初期市县间的小巴车。

翻越乞力马扎罗,我在马拉河畔等你



从莫西小镇出发前往龙盖山门,车程大概40公里。也许你觉得路程并不长,但是这辆充满了乡土气息、四面漏风的老爷车足足开了三个小时才到达。不过看到沿途满是头顶箩筐,徒步而行的黑哥们,又觉得聊胜于无,一股幸福感油然而生。此时脑补耳边响起了熟悉的旋律“那庄公闲游出趟城西……”

翻越乞力马扎罗,我在马拉河畔等你


龙盖线是众多攀登乞力马扎罗线路中唯一一个从山北侧攀登的线路。在出发前查找攻略的时候,很多资料都把乞力马扎罗定义为坦桑尼亚和肯尼亚的“分水岭”、“分界线”、“交界处”……甚至有的科普龙盖线是从肯尼亚登山。于是迷茫的我一直认为乞力马扎罗一半属于坦桑尼亚,一半属于肯尼亚。就像喜马拉雅山一半属于中国,另一半属于尼泊尔、印度或者其他什么国家一样。不过一路的颠簸告诉我们,我们一直没有离开坦桑尼亚的国境,乞力马扎罗全部属于坦桑尼亚,只是距离肯尼亚很近很近而已。这一路下来,我们一边前行一边接人(厨师、背夫),还有物资采购。要知道后面这5天的伙食如何全部要看我们今天能够买到什么。

翻越乞力马扎罗,我在马拉河畔等你


到达龙盖山门的时候已经是下午1点的时间了。在办理完登山手续,我们就开始了今天的午餐。见证奇迹的时刻到了!啊,不对,是见证厨艺的时刻到了。在我们羡慕旁边欧洲团队有三明治、鸡腿和果汁的时候,我们的正餐居然是意大利面配肉酱!不得不说,我们厨师的水品还是不错的!走了这么多国家,能让挑剔的中国胃适应的餐食还真不多,但是我们团队的厨师做到了!

翻越乞力马扎罗,我在马拉河畔等你


我们的随行团队负责午饭、集合、整理行囊……,而我们除了吃,就剩下无休止地等待了!这帮黑哥们儿是真不着急啊,眼瞅着都下午2点多了,还没出发呢!心也太大了吧!这不得猫黑才能到营地啊!在我心中无限次吐槽后,我们终于开始了第一天的徒步。不对,应该是饭后的散步!因为向导会一路尽量控制步伐和节奏,每一步的跨度也就30公分的样子。如果你想走快一点,对不起,他会拦住你让你走在他的身后,不允许超过他。从龙盖山门到达辛巴营地,行程4.26公里,我们足足走了将近2个小时。所以这一路下来,就成了现实版的“蠕动”。

翻越乞力马扎罗,我在马拉河畔等你


缓慢的“蠕动”虽然拉低了行走的愉悦,但是也送给我们一个别样的享受,那就是第一次穿梭在赤道雨林中。以往的登山运动由于海拔和纬度的问题,很少能够穿梭在森林中。即使有森林,也多为针叶林。而乞力马扎罗作为一个独立的火山锥,攀登时要从海拔2000米左右出发,所以行程的前两天基本都在赤道雨林中行走,后面几天才会经过灌木和高山草甸,最后到达积雪冰川带。

翻越乞力马扎罗,我在马拉河畔等你


由于降水量的关系,龙盖线的植被覆盖要比马兰古线的稀疏些,但是植物们还是在茁壮地生长着。没有整齐的规划,各种树木夹杂着灌木、藤条在这片天地中野蛮有力地生长着。其间透过树缝洒落下来的阳光,把雨林装点得光怪陆离。森林中分布着很多的稀有植物,向导一边走,一边带我们分辨植物。其中很多植物都是只生长了这片山区,也就成了坦桑尼亚人的骄傲。

翻越乞力马扎罗,我在马拉河畔等你


另外,还是要夸一下当地人对于乞力马扎罗的管理和保护。对于坦桑尼亚来说,乞力马扎罗国家公园并不仅仅是个登山公园,这里同样也是野生动物保护区。乞力马扎罗国家公园和对面肯尼亚的安博塞利国家公园紧紧相连,野生动物在两个国家公园间自由的穿梭。当地人在乞力马扎罗国家公园规划好了徒步登山的道路,在保证人员安全的同时,也将这片土地更多的还给了大自然。植物、动物可以在这里安全的成长。

翻越乞力马扎罗,我在马拉河畔等你


除此之外,在行走的路上,向导经常会指引我们找到那些高大威猛的树木。这些都是山下速生林通过风或者动物带到山上的种子成长起来的。不过为了更好的保护生态环境,当地管理人员会定期清理这些外来的植物物种。

翻越乞力马扎罗,我在马拉河畔等你


在新奇的发掘中,我们到达了第一天的营地,辛巴营地。在斯瓦希里语中辛巴就是狮子的意思。和向导聊,大概这里曾经有狮子生活过,所以也就有了这样的得名。当我们到达的时候,营地中已经扎满了帐篷,当地人已经和游客在空地上又唱又跳起来。透过树丛,远处的马文济峰和基博主峰依稀可见。回首间,非洲大陆和云层已被晚霞染成了红色。

暮光中,我们结束了一天的行程。第一天的登山更像是郊游,清新的空气,美丽的食物,新奇的风景,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

翻越乞力马扎罗,我在马拉河畔等你



Climb,平淡无奇中的惊喜

清晨,当阳光洒满大地,辛巴营地又恢复了昨日的热闹。辛勤的当地人很早就开始了一天的忙碌。准备早饭、收拾行囊、整理帐篷……最主要的还是歌唱。就像我们印象中的非洲哥们儿一样,不管生活苦不苦,工作累不累,只要有机会你总能看见他们聚在一起开始自己的歌唱和舞蹈。而这时候的他们总是充满了快乐和激情的。这种无忧无虑,轻松快乐的氛围总能感染周围的人,一种莫名的幸福感油然而生。

翻越乞力马扎罗,我在马拉河畔等你


第二天的行程需要从辛巴营地一直走到吉凯尔瓦营地。全程要走11.66公里,海拔上升930米。前半程的路,我们还是穿梭在赤道雨林中,只不过阔叶林逐渐被针叶林替代,植物的高度也逐渐降到等身的高度了。在树丛中,不时会有狭窄的小路出现在我们面前,伴随着的还有动物的脚印。

翻越乞力马扎罗,我在马拉河畔等你


如果说第一天的速度感受是慢的话,那么后面几天的感受就是更慢!每步间距30公分几乎成了这次登山的定式,一直持续到登顶成功。后来思考了下,也许这是向导有意而为之,给登山者找到一个适合攀登的节奏。毕竟对于一个海拔将近6000米的高山来说,一个合适的节奏可以让你走的更高更远。当然,心中不免认为这个节奏应该更适合54岁高龄的向导……当然,这种罪恶的小心思在下山过程中一次我挑起的速度比拼后还是及时的隐藏了起来。54岁高龄的速度,真心不慢!

翻越乞力马扎罗,我在马拉河畔等你


认真的讲,第二天的行程总体来说略显枯燥。在习惯了赤道雨林带来的惊喜后,这一天更显得平淡无奇。由于乞力马扎罗的山势就是一个标准的火山锥,所以攀升过程中永远不会出现移步换景的场面。无论走多久,眼前始终都是不变的马文济峰和基博主峰,这一刻时间仿佛静止了般。如果不是耳畔的风声和逐渐低矮的植物,我都会恍惚自己置身于画境之中。

翻越乞力马扎罗,我在马拉河畔等你


好在我们早已习惯了苦中作乐,一边行走一边找寻自己的乐趣。比如观察灌木上面的小花为什么如此鲜艳;比如讨论下非洲这帮哥们是如何把东西放在头上还走起来还这么稳的;又或者畅想下晚餐会有什么水果吃?

翻越乞力马扎罗,我在马拉河畔等你


龙盖线第二天中午会经过一个叫做第二山洞的营地。如果时间充裕,这里可以作为登山过程中一个休整的营地。很多前一天在辛巴营地和我们一起扎营的欧洲队伍都选择在这里多驻扎一天。看来欧洲的小伙伴们在时间上确实很充足,不像我们压缩一切时间,行程能够缩减就尽量缩减。另外第二山洞营地还有一条小路,可以绕过马文济峰,直接到达基博营地,所以时间紧张的朋友也可以选择这条路,这样可以节省一天的攀登时间。不过这里对于我们来说,终究只是一个打尖的地方,远处的吉凯尔瓦营地才是我们第二天的归宿。

翻越乞力马扎罗,我在马拉河畔等你


下午五点左右,我们到达了吉凯尔瓦营地,这时的海拔已经到达3600米。相比于辛巴营地,这里的视线好了很多,远处的东非大陆也变得清晰可见起来。随着夜晚的降临,本来以为波澜不惊的一天就要这么平静的过去了,谁知道华灯初上的东非大陆着实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惊喜。

翻越乞力马扎罗,我在马拉河畔等你


一条清晰的银河伴着漫天星斗出现在头顶,从身后的雪峰一路洒向远方云层下的东非大陆。而眼前的世界,远处的灯火簇状般地点燃了云层,和头上的银河交相呼应。原本昏暗的天地,此时却被装点成油画般绚烂。

翻越乞力马扎罗,我在马拉河畔等你


翻越乞力马扎罗,我在马拉河畔等你



平淡中洋溢着惊喜,也许这才是非洲大陆本该拥有的热情。



Mawenzi,龙盖线的精华风景

如果有人问我,攀登乞力马扎罗,为什么不选择推广度比较高的马兰古线和马切姆线,而偏偏选择了小众的龙盖线?我一定会自豪的告诉他,龙盖线可以花一条线路的钱走两条线路。因为龙盖线下山的路线就是马兰古线,一份钱体验了龙盖的激情,还赠送了马兰古的风景,不选龙盖才叫傻呢!翻越乞力马扎罗,我在马拉河畔等你



当然,这个理由虽然有点玩笑,但也不失为真理之一。其实,这只是龙盖线的魅力之一,另外一个选择龙盖线的原因就是马文济峰。乞力马扎罗作为孤独耸立在非洲大陆上的高山,其一共有两个主峰。一个是基博峰,也就是我们要攀登的,海拔5895米被称为“非洲最高点”的乌呼鲁峰的所在地。另外一个主峰就是马文济峰。乞力马扎罗众多登山线路中,只有龙盖线会绕到马文济峰脚下,所以马文济就成了龙盖线不得不去的第二个缘由了。

翻越乞力马扎罗,我在马拉河畔等你


第三天的行程就是到达马文济峰脚下的湖边营地。而这一天也终将成为龙盖线最精华风景的展现日。

乞力马扎罗的清晨,总是有着不期而遇的惊喜。前一天是唤醒人们的歌声,今天则是云端上的行走。随着一路爬升,海拔已经上升到了4000米的高度。周围的植被只剩下了高山草甸和矮小的灌木丛,大地也由初时的绿色变成了金黄色。昨日遥不可及的雪峰也逐渐变得清晰起来。偶尔回首小憩,身后早已被云海和广袤的非洲大陆包围。


翻越乞力马扎罗,我在马拉河畔等你


10月初的乞力马扎罗,正在准备进入今年的第二个雨季。随着季风的到来,气流变得活跃起来。前一秒还是晴空万里,后一秒我们就被云海包围了。

翻越乞力马扎罗,我在马拉河畔等你


这一天的行走距离很短,从吉凯尔瓦营地到达马文济湖边营地仅需要3.88公里。2个小时25分钟后,我们就站在了马文济峰的脚下。如果说基博主峰是个臂膀宽厚的巨人的话,那5149米的马文济峰则显得棱角分明,线条清晰了许多。

翻越乞力马扎罗,我在马拉河畔等你


不要以为马文济的海拔低一些就更容易攀登。实际上马文济峰更多是用“攀”的,而基博主峰,则是用“登”的!曾经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坦桑尼亚政府是禁止攀登马文济峰的。因为山体的风化严重,岩钉很难牢固,极易发生危险。很多年前就有攀登事故发生。为了保护大家的安全,马文济曾经是攀登者的禁地。即使现在放开了相关政策,但是有人想攀登马文济,也需要付出昂贵的费用,并且和国家公园签订免责声明的。

翻越乞力马扎罗,我在马拉河畔等你


翻越乞力马扎罗,我在马拉河畔等你



马文济湖边营地的海拔已经到达4300米。这时我们已经穿越云层,行走在了天际之间。为了更好的适应高海拔的环境,为明天储能,在午睡后我们沿着马文济的小路,做了一次难得的午后散步。没有装备的束缚,没有目标的压力,剩下的只是愉快的行走。

翻越乞力马扎罗,我在马拉河畔等你


身边的云层丝丝缕缕,悠闲地漂浮着,有时像一片片白色的羽毛,有时则像一块块洁白的绩纱。又好似被太阳晒化了般的,随着风儿在天空中涌动着的棉花糖。透过云层,红褐色的土地被云彩映得斑驳陆离,一路延绵直至天际。在国内可遇不可求的云海,在这里几乎成了标配,始终不弃的守在你的身后。

翻越乞力马扎罗,我在马拉河畔等你



由于今天行程短,营地的非洲兄弟演唱会也升级成了plus版。不但合唱的歌曲从三五首增到了十余首之多,舞姿也变得愈加婀娜起来。不得不佩服这帮黑哥们的感染力,两首歌下来就燃爆全场,不管来自哪里的朋友,都会情不自禁的哼跳起来。从进山的第一天直到离开乞力马扎罗,当地人一直在传唱一首《乞力马扎罗之歌》,这首由《Jambo Bwana》改编的歌曲,成了我们学会的第一首非洲歌曲,也成了我们攀登永远的记忆。

jambo

jambo bwana

牛牛彩票take it easy

hAKUna matata

……

这一夜,我们在歌声中入眠。

翻越乞力马扎罗,我在马拉河畔等你





Hakuna Matata,重逢乞力马扎罗的雪

乞力马扎罗作为非洲最高峰,是7+2(七大洲最高峰+徒步南北极极点)中最好入门的一座山。因为不需要攀冰、绳降等攀登技巧,这里通常被称为是唯一一座没有登山基础,普通人也能登顶的高峰。

翻越乞力马扎罗,我在马拉河畔等你



但是所谓的简单,永远都是相对的,是建立在大自然和颜悦色的前提下的,无论是专业登山者还是普通的游客。攀登得越多,心中对于山峰的敬畏就越浓。没有任何一座山峰会被随意攀登,当你轻视大自然时,大自然立即就会给你一个好看。

翻越乞力马扎罗,我在马拉河畔等你



不知道是大自然的眷顾,还是有意和所有登山者开个玩笑,在我们登山的第四天,也就是冲顶前一天,一场暴风雪覆盖了整个山域。七级的大风裹着雪花,挥洒在天际之间。海明威笔下的乞力马扎罗的雪,就这么粗暴有力的来了。

翻越乞力马扎罗,我在马拉河畔等你



第四天的行程,是从马文济峰脚下沿着一条长度10公里左右的马鞍形山脊到达基博营地。总的来说,这一天行程的风景是非常棒的。前面就是一直追逐的主峰,身后棱角分明的马文济峰庇护着我们,右侧云海遮住了天际,左侧则是高原特有的植被景色。试想下,这样的景色怎是一个美字了得。

翻越乞力马扎罗,我在马拉河畔等你


不过,在我们还没有开始正式享受美景前,前一天带来云海的季风,却送来了一场暴风雪。霎时间天空阴沉得仿佛披上了一层厚重的幕布,压的人们透不过气来。贫瘠的土地无法提供更多的武器,狂风便卷起大片的雪花,仿佛被染上了颜色般的,在天地间上下翻飞,飘飘摇摇。

翻越乞力马扎罗,我在马拉河畔等你


原本清晰可见的山峰,早已不见了踪影。眼前只剩下了昏黄的大地,肆虐的白毛风和一条弯弯曲曲通向未知的小路。原本闲庭信步的人们套上了包里所有的衣服,低着头加快了步伐,逃跑般得开始了冲刺。

翻越乞力马扎罗,我在马拉河畔等你


原本4个多小时的路程,在暴风雪的帮助下,我们仅用了不到3个半小时,基博营地庞大的建筑群就出现在了我们的面前。一边是五颜六色簇状般分布在大地上的帐篷群,一边则是规划清晰的小木屋。龙盖线和马兰古线在这里完成了线路汇合,马兰古线独有的小木屋也呈现在了我们的眼前。

翻越乞力马扎罗,我在马拉河畔等你


早早的钻进帐篷,换下湿透的冲锋衣,自制的奶茶和可可粉饮料开始温暖我们的身体。吃过午饭,天气一直没有好转,但是营地却变得热闹起来。从马兰古线攀升的队伍逐渐到达,登顶的队伍开始下撤,迎来送往好不热闹。招呼声、欢笑声不绝于耳。另外,基博营地作为最后冲顶的大本营,却是龙盖和马兰古两条线中唯一一个没有水源补给的营地。营地生活用水全部由人工从山下背上来。而今天漫天的飞雪却成为营地最好的水源补给。于是很多营地的工作人员,也自发的加入了欢庆的队伍。

翻越乞力马扎罗,我在马拉河畔等你


原计划这一天的行程是中午到达基博营地,下午休息,准备次日凌晨开始冲顶。但是恶劣的天气让计划出现了第一个不确定性因素:寒冷。帐篷基本上需要1个小时清理一下积雪。气温随着夜幕的降临也急速的下降。如果一直待在帐篷中,很可能因为寒冷影响睡眠,造成次日清晨冲顶不利。为了保持好的状态,在向导的帮助下,我们支付了部分费用,从一室一厅的帐篷搬入了12人上下铺的木屋。温暖的小屋,终于让我们可以踏实地休息了。

翻越乞力马扎罗,我在马拉河畔等你


而屋外,天地间的混沌从上午一直持续到了天黑。大地的白和弥漫在天地间的灰成为这幅画卷的全部色调。恶劣的天气让凌晨的登顶变得扑朔迷离起来。没有人知道雪会下到什么时候,这场雪又会为冲顶会带来什么!


翻越乞力马扎罗,我在马拉河畔等你
3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20-4-26 16:36 2 只看该作者
还有吗楼主
发表于 2020-4-26 17:09 3 只看该作者
支持精彩分享!!!!
发表于 2020-4-27 09:17 4 只看该作者
还有后续吗?游记甚是精彩
发表于 2020-4-27 10:11 5 只看该作者
期待精彩继续!
发表于 2020-4-27 14:04 6 只看该作者
顶帖支持
发表于 2020-4-28 08:48 7 只看该作者
关注后续。片片拍的精彩,构图、画质完美!!!
发表于 2020-4-28 10:33 8 只看该作者

(继续……)


Kilimanjaro,你好,438644先生

冲顶,永远都是让人激动的!半年时间的准备,这四天的奔波都是为了今天能够最终站在非洲之巅。

闹钟准时在零点响起,让人激动的是外面的天已经放晴了!一整天的大雪带来的是凌晨稳定的气流和湿润的空气。漫天的星斗映着银装素裹的大地,一切都变得美好起来。

翻越乞力马扎罗,我在马拉河畔等你



翻越乞力马扎罗,我在马拉河畔等你


冲顶的这段路可以说是整个行程中最艰苦的。垂直1200米的海拔攀升,带来的是超过65度倾斜角的山路和稀薄的氧气。好在天地间一片漆黑,唯一能够看见的就是眼前头灯照亮的山路,只能心无旁骛,专心攀登。越到山顶,山势越陡峭,其中不乏半米以上巨石,只有相互支撑才能通过。

翻越乞力马扎罗,我在马拉河畔等你


翻越乞力马扎罗,我在马拉河畔等你



当天色由鱼肚白转成淡蓝色,一轮红日从云雾中散出了万道霞光。在晨光的沐浴中,我们终于到达了基博主峰的山顶。5685米,吉尔曼点(Gilman’s Point)向我们张开了怀抱。而此时,山峰、白雪、云雾早已染成了红色,天地万物顿时暖了起来。

翻越乞力马扎罗,我在马拉河畔等你

翻越乞力马扎罗,我在马拉河畔等你


在这里需要和大家科普一下。在基博主峰是个圆形的火山口,在火山口上环形分布三个点,或者说三个标志牌。他们分别是:

龙盖线、马兰古线的登山点:吉尔曼点(Gilman’s Point)(海拔5685米);

马切姆线及其他线路的登山点:斯特拉点(Stella Point)(海拔5756米);

非洲最高峰:乌呼鲁峰(Uhuru Peak)(海拔5895米)

只有乌呼鲁峰的位置才是非洲最高点,从吉尔曼点到达乌呼鲁峰标示的位置,需要沿着火山口步行环绕约3公里,中间会途径斯特拉点。到达上述三个点,乞力马扎罗国家公园都会颁发登顶证书,但是证书上会标注你最后到达的点。所以到达三个点的证书会略有不同。

翻越乞力马扎罗,我在马拉河畔等你


翻越乞力马扎罗,我在马拉河畔等你



为了到达非洲的最高点,我们并没有停下脚步,在吉尔曼点短暂的休整后,就再次踏上了征途。此时的山顶已经完全被白雪覆盖,前一天的暴雪为我们还原了最真实的“乞力马扎罗的雪”!逐渐缩小的冰川伫立在山边,为天地间的苍茫又增添了一抹亮色。此时的云海波涛汹涌,反复拍打着山峰,溅起片片云浪洒向天际。阳光透过白雪映入了我的眼帘,我仿佛看到了那只消失的美洲豹走到了我的面前,又消失在了天边。

翻越乞力马扎罗,我在马拉河畔等你


寻觅中,我们终于看到了坦桑尼亚国旗和那个标志着顶峰的标示牌,“UHURU PEAK TANZANIA 5895M”,“AFRICA’S HIGHEST POINT”。此时的乞力马扎罗,完全被冰雪覆盖。云海在脚下汹涌着,而我们这一刻则站在了山的顶峰。

翻越乞力马扎罗,我在马拉河畔等你


翻越乞力马扎罗,我在马拉河畔等你



当五星红旗飘扬在非洲之巅时,我忍不住热泪盈眶,心中回响起了我和我的祖国,一刻也不能分割,无论我走到哪里,都流出一首赞歌……”2019102日上午830分,我的登山证书记录下了一刻。你好,第438644位登上顶峰的先生!恭喜你,从现在起你距离九座山的梦想又近了一步。

翻越乞力马扎罗,我在马拉河畔等你


翻越乞力马扎罗,我在马拉河畔等你




Marangu,回归的魅力,不可抵挡

攀登乞力马扎罗,通常有6条线路可以选择。其中1条是专业登山线路,剩下的5条是常规线路,可以供游人登顶。在众多的登山线路中,马兰古这个名字并不显眼,但是提起他的别称“可口可乐线”却大大有名。可以说可口可乐线和威士忌线(马切姆线)并称国家公园首推的两条线路。之所以被称为可口可乐线,马兰古线被宣传全程所有营地,都有可口可乐提供!这事想想就让人激动不已,也不知道我们能不能喝到!

翻越乞力马扎罗,我在马拉河畔等你


站在乌呼鲁峰的顶端对于攀登乞力马扎罗来说,只能算是成功的一小半。对于我们每一个人,另一半顺利的完成下撤同样不容有失。下撤?或许对于我来说应该叫大逃亡才对。八个小时的攀登,下撤仅用了不到两个小时。借助火山风化的沙石,身体后倾,脚后跟全制动,半挂式牵引,乞力马扎罗独有的下撤方式,让半年后我想起来仍然感觉膝盖隐隐作痛!

翻越乞力马扎罗,我在马拉河畔等你


翻越乞力马扎罗,我在马拉河畔等你



下山后的基博营地早已变得风和日丽,随处充满了温暖。好的天气带给了大家好的心情,笑容在整个营地绽放,就连雪水也愉快地叮叮咚咚欢唱着。用过午饭,我们第二阶段的大逃亡开始了,9.57公里的下撤,到达霍伦博营地。

翻越乞力马扎罗,我在马拉河畔等你


翻越乞力马扎罗,我在马拉河畔等你



也许是老天爷的坏脾气用完了,也许暴风雪本来就是老天爷设计好的登山桥段,明朗的天空再次拥抱我们。也许是冲顶后的兴奋,也许是好天气的映衬,一天下来行走20公里,海拔上升1200米,下降2200米,这段最艰苦的路程就这么愉快的完成了。

翻越乞力马扎罗,我在马拉河畔等你


翻越乞力马扎罗,我在马拉河畔等你



当霍伦博营地出现在我们眼前的时候,庞大的营地、宏伟的木屋群、完成的配套设施、连绵的太阳能电池板、平整的石板路、简易直升机停机坪……这时我们才意识到,那个传说中的可口可乐线已经走在了我们脚下。回想前几天我们的天为被地为席,貌似我们穿越了。

翻越乞力马扎罗,我在马拉河畔等你


第六天的清晨从霍伦博开始,当阳光再次绽放自己的光辉时,我们已经洗去前一天的疲惫再次出发。与往日不同的是,这一天的心情在愉悦中多了一分留恋和不舍。这是我们最后一天的行程,我们就要离开乞力马扎罗了。

翻越乞力马扎罗,我在马拉河畔等你


随着海拔的下降,身边的植物再次茂密起来。各种叫不上来名字的植物三三两两结队占据着这片土地,让人眼前的世界变得多彩起来。不远处从未消失的云海和东非大陆依然绚烂着自己的光辉,身后的山峰则披上白衣,依旧巍峨的耸立着。眼前的世界仿佛一张油画,色彩斑斓间充满着质感。

随着天气的好转,登山的队伍变得多了起来。一路下撤,不少队伍和我们擦肩而过。令人兴奋的是,我们也终于遇到了来自祖国的队伍。大家热情打着招呼,母语的交流让人倍感亲切。翻越乞力马扎罗,我在马拉河畔等你



最后一天的行程要走20公里,相当于马兰古线登山的前两天的路程。中间经过的曼达拉营地,也就是马兰古线第一天休息的营地。如果说上山时曼达拉营地起到的作用是休整的话,那么对于下撤的我们,曼达拉更像是一个景观分水岭。前半程等身高的灌木、树丛从曼达拉营地开始消失,我们再次回归赤道雨林的怀抱。

翻越乞力马扎罗,我在马拉河畔等你


由于马兰古线位于乞力马扎罗的东侧,雨水的充分,造就了这里的植被更加茂盛。相比龙盖线,这边的树木增高了不止一倍,藤绕树,树连藤,郁郁葱葱遮天蔽日。深入其中,总有着一种身处深绿色海底的魔幻色彩。阳光透过缝隙,努力洒下一丝金沙,落在枝叶间,草地上。树间不时穿过猴子、树懒和不知名的鸟类,而密林深处的瀑布则犹抱琵琶半遮面,哗哗地欢唱着。向导们则又开始了独特植物的鉴别科普课程。

翻越乞力马扎罗,我在马拉河畔等你


欢乐的时光总是短暂,在我们还沉浸在雨林的愉悦中时,马兰古线的山门已经悄悄出现在我们的眼前。在山门的登记处,当我们领到登山证书的时候,这场为时6天,行走69公里,海拔累计攀升3800米的旅程也落下了帷幕。

翻越乞力马扎罗,我在马拉河畔等你


在返回酒店的车上,我们都莫名地陷入沉默。也许喜悦总需要一段时间才能爆发,也许不舍早已占据了我们的心底。在回程的路上,背夫们鱼贯地下车,匆忙的开始了新一轮的攀登。在雨季到来前,他们不会停下脚步。而我们,也将开始新的旅程!

翻越乞力马扎罗,我在马拉河畔等你


Nairobi,繁华与我无关

从坦桑尼亚的莫西小镇出发,经过阿鲁沙和国境线,我们再次回到肯尼亚的境内。不得不说这段路程太荒凉了,雨季到来前,这里将一直保持干旱的状态。就连安博塞利国家公园都不能幸免,被朋友们称为看大象和吃土的胜地。

翻越乞力马扎罗,我在马拉河畔等你



由于我们要回到内罗毕,所以回程的时间多了两个小时。而到达内罗毕的时候,已经是华灯初上的时候了。穿行在内罗毕的街道上,人员拥挤不堪。各种车辆和行人占据了街道的每一个角落。到这个时候你才能领略到肯尼亚首都,这个非洲最大的城市,国际化大都市的魅力。城市的中心高楼嶙峋,霓虹灯照亮了城市的夜空。如果不知道高楼大厦后面三条街的距离就是贫民窟,你一定会爱上这座城。

翻越乞力马扎罗,我在马拉河畔等你


通勤巴士的司机从进城到我们住宿的酒店,路上说的最多的话就是“关好车窗”“把背包放到座椅下面”。到达酒店门口则是严格的保安系统,每件行李都要安检。也许这才是歪果仁应该看到的内罗毕。

翻越乞力马扎罗,我在马拉河畔等你


翻越乞力马扎罗,我在马拉河畔等你



喧嚣的街头,霓虹闪烁的国际大品牌店,热闹的赌场,街头浓妆艳抹的姑娘,繁华的内罗毕向我们张开了怀抱。而我们,只是找了家当地人吃饭的餐厅,用铁板牛肉告慰了下自己的胃,然后到超市里买了点水和面包就狼狈的跑了回来。

好吧,我承认我怂,繁华的内罗毕和我无关。

翻越乞力马扎罗,我在马拉河畔等你



(未完待续……)




1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20-4-28 11:20 9 只看该作者
(继续……)

Rift Valley,寻找一个用一条河和一个民族命名的地方

清晨从内罗毕出发,离开这座繁华与我无关的城市,我们重新回到非洲的原野的怀抱中。其实一路下来,路旁不停穿梭着房屋、村镇和人群。但是失去了高楼大厦的围绕,我总觉得又回到了那个熟悉的非洲。想来从踏上非洲大陆的那一刻起,我们就没有把自己融入城市,享受生活。也许从内心深处,广袤无际的土地,奔跑着的动物,神奇风俗的部落才是真正的向往。

翻越乞力马扎罗,我在马拉河畔等你


来到肯尼亚,自然不能错过一个神奇的地方,一个被称为“地球伤疤”的地方——东非大裂谷。这条被归为人类文明发源地之一的断裂带,从亚洲一路延绵到达非洲,横穿了整个肯尼亚。这条不规则的,宽几十到几百公里,深度达到数千米的裂缝孕育了太多太多的非洲的传奇。其中草原就是断裂带孕育的最重要的传奇之一,而马赛马拉和塞伦盖蒂两个国家公园就是草原中的典范。是的,我们今天的目的地就是位于裂谷省的马赛马拉野生动物保护区。

翻越乞力马扎罗,我在马拉河畔等你


驱车四个小时,当路旁的景观从村庄变为山丘,东非大裂谷就走进了我们的视野。其实如果不是司机介绍,我绝对意识不到眼前一望无际的平原就是东非大裂谷。也许是参照物的变化,也许是过于辽阔,潜意识中平原变成了山坡,裂谷则成为了平原。

翻越乞力马扎罗,我在马拉河畔等你

翻越乞力马扎罗,我在马拉河畔等你


沿着盘山公路环绕下降,我们进入了东非大裂谷的腹地。身边的景色并没有什么变化,只是眼前多了一些丘陵,而昏黄的土地中则多了一些绿意。一路下来将近6个小时的车程,前前后后经过了2个休息区。在商业化链条的驱动下,旅游特产早已和卫生间结成了利益共同体,即便经济相对落后的非洲也不能幸免。不过对于国人来说,鉴于中国和肯尼亚良好的国家关系,再加上义乌小商品的强大影响力,即便在异国他乡,眼前的小首饰、小木雕、小摆件等等,我们也都不禁会认为是made in China

翻越乞力马扎罗,我在马拉河畔等你


翻越乞力马扎罗,我在马拉河畔等你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我们已经离开了平整的柏油路,脚下变成了颠簸的土路。随着人类活动区域的减少,野生动物逐渐出现在了我们的面前。躲在树丛中的斑马,草原上蹦跳的瞪羚,远处散步的长颈鹿,偶尔还能看到低头思过的鸵鸟。连续的舟车劳顿早已被初见野生动物的惊喜所代替。如果不是司机给了我们前面更多的诱惑,我想我们肯定会走不动步,一直围着这几只动物打转转。

翻越乞力马扎罗,我在马拉河畔等你

翻越乞力马扎罗,我在马拉河畔等你


翻越乞力马扎罗,我在马拉河畔等你



Nyumbu,我们包下了整个帐篷酒店

我们这次safari住宿的Nyumbu Camp酒店,在马赛马拉公园外不远的大草原上。也许目前正处于游猎的淡季,或者是酒店经营不善,整个酒店就只有我们一个小团队入住。翻看酒店的住宿登记本,一两页就记载了几年的旅客信息。好吧,我假装我们包下了整个约姆布酒店。

翻越乞力马扎罗,我在马拉河畔等你


翻越乞力马扎罗,我在马拉河畔等你


包下酒店的好处就是没有了嘈杂,再搭配上帐篷酒店独有的魅力,我们可以完全享受非洲大草原的魅力。而坏处就是…………配套会差上很多。不过,作为一种独特的体验,帐篷酒店还是让我们欣喜不已

翻越乞力马扎罗,我在马拉河畔等你


翻越乞力马扎罗,我在马拉河畔等你



所谓的帐篷酒店,就是除了配套的房间外,我们住的每一个客房都是一个独立的帐篷,像极了老电影中非洲大陆上欧洲人住宿的地方。唯一的区别可能就是现在的帐篷内用纱帐隔离出来一个单独的空间用于洗漱,帐篷外面几棵木桩遮起了一个棚子用来避雨。走在帐篷酒店当中,总有种穿越的感觉。如果再换上件卡其色衣服,带上带有欧洲韵味的宽檐圆顶或者方顶的帽子,那我一定回到了百年前电影中的非洲。

翻越乞力马扎罗,我在马拉河畔等你


翻越乞力马扎罗,我在马拉河畔等你



十多个帐篷无规则的分布在草原上,中间用石板路连接了起来。帐篷周围就是最原始的非洲大草原,两人高的仙人掌,长满了针刺的树木和散落在草地上露着脊梁的石头。整个酒店没有围墙,人和动物可以自由的出入。白天时分,酒店周围不时有长颈鹿穿梭,到了夜晚,很多大型食草动物也会跑到营区喝水。如果时间充裕,真的可以躺在帐篷前的躺椅上,身边放着一杯茶或者一壶酒,静静地看着过客般往返的动物,候着天色变幻,时光穿梭,不觉间享受惬意人生。

翻越乞力马扎罗,我在马拉河畔等你



翻越乞力马扎罗,我在马拉河畔等你



Masai Mara,狮子王的呼唤,小伙伴还在

酒店距离马赛马拉国家公园只有不到几公里的路程。所有后面一天半的时间,我们就循环往复地奔走在公园和酒店之间,开始了追寻动物的旅程。

翻越乞力马扎罗,我在马拉河畔等你



不知道是不是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大草原的梦想,在辽阔的原野上,和动物比肩奔跑,和动物嬉戏打闹。也许我们这一代人受到中央电视台《动物世界》的影响太大了。那时候没有即时的通信,没有便捷的交通,我们每天坐在十几平米的小屋子里,有电视看已经是非常奢侈的享受了。而那时候的《动物世界》有着绝对可以媲美动画片的诱惑力,还是城市孩子认识大自然的重要途径之一,即使那时候根本没有人关心这些动物生活在什么地方。

翻越乞力马扎罗,我在马拉河畔等你

翻越乞力马扎罗,我在马拉河畔等你


相信很多的孩子都看过迪士尼公司出品的《狮子王》,在这个励志的故事中,我们认识了辛巴,彭彭、丁满、娜娜、艾徳……还有那首快乐的歌曲《Hakuna Matata》。来到东非,这段尘封的记忆在乞力马扎罗的山峰上重新呈现在脑海中。Hakuna matata……这个斯瓦希里语中古老而神奇的谚语,和Kilimanjaro完美地结合在了一起。下山途中,在我和向导马休分享这段歌曲时,辛巴和他的小伙伴们回来了。

翻越乞力马扎罗,我在马拉河畔等你


翻越乞力马扎罗,我在马拉河畔等你



马赛马拉和非洲所有的草原一样,只有一个王者:狮子。在斯瓦希里语中辛巴就是狮子的意思。马赛马拉行程的开始,也就是找寻狮子王和他小伙伴们的开始。两天的时间,我们在大草原上纵横驰骋,也见证了一个又一个的神奇。

翻越乞力马扎罗,我在马拉河畔等你


翻越乞力马扎罗,我在马拉河畔等你



在草原上,每一头成年的雄性狮子都有自己的领地,这个领地中只能有他和他的后宫众嫔妃。至于同性,只有战斗到一方离开领地为止。而幸运的我们,在一处草丛中见到的两头未成年的雄狮生活在一起。手足兄弟情深意重,同甘苦共患难。而几公里外的一处小水沟旁,则依偎着雌狮三姐妹。不到2米的距离,让我们甚至可以数清楚雄狮脸颊上的胡须。而调皮的司机还示威性地猛轰几脚油门,惹得倦懒的狮子不得不站起来展示了自己的爪牙。

翻越乞力马扎罗,我在马拉河畔等你


翻越乞力马扎罗,我在马拉河畔等你



只有辛巴的大草原永远不是完美的。山坡上疣猪正携妻带子的散着步,饿了就趴下前身和大地来一个亲密的kiss。反派角色鬣狗,作为草原上最危险的捕食者,永远只能形单影只的在大草原上流浪。也许当他们团队出现的时刻,就是战斗开始的时分。

翻越乞力马扎罗,我在马拉河畔等你


翻越乞力马扎罗,我在马拉河畔等你



丁满的扮演者猫鼬,正在自己的洞口旁,眺望远方风景的同时,也随时准备逃回自己的避风港。荣耀王国的法师长老狒狒,正在和自己的伙伴们在溪边寻找着自己的午餐。

翻越乞力马扎罗,我在马拉河畔等你


翻越乞力马扎罗,我在马拉河畔等你



不得不说整个草原上,辛巴的头上永远都带着王者的光环。彭彭的步伐总是最欢快的,而鬣狗则拥有着最迷人的笑容。小伙伴们都到齐了,此时没有正派反派之分,大家都快快乐乐的过着自己的生活,这才是最完美的非洲大草原!

翻越乞力马扎罗,我在马拉河畔等你


翻越乞力马扎罗,我在马拉河畔等你



Big Five,遗憾总会留下一个完美的角落

每年的7-9月份,是马赛马拉动物大迁徙的时间。这个时间段,数百万计的角马、斑马和羚羊大军会从马赛马拉南下,迁徙至坦桑尼亚境内的塞伦盖蒂保护区。10月初的到达,让我们期盼着可以赶上大迁徙的尾声。不过天不遂人愿,今年大迁徙早在九月底就结束了。我们紧赶慢赶还是没有搭上这趟末班车。不过观赏野生动物的方式有很多种,非大迁徙的季节,我们仍然有很多东西可以看可以玩。

翻越乞力马扎罗,我在马拉河畔等你


翻越乞力马扎罗,我在马拉河畔等你



其中最有意思的就是追寻大草原上的big five,也可以叫做非洲五霸。所谓的big five实际上就是大草原上最具有代表性的五种动物。它们分别是狮子、大象、水牛、犀牛和豹子。至于为什么称为五霸?据说是因为徒手捕捉它们的难度最高。这五种动物在非洲可是大大的有名,城市中很多商店都以此为名。另外无论是从建筑物还是纪念品、甚至是货币和签证都有着这五霸的威武雄姿。

翻越乞力马扎罗,我在马拉河畔等你


说起这五霸,最容易见面的应该是水牛了。当然,如果在安博塞利,大象则是最容易见面的霸主。非洲水牛体型庞大,成年身高在1.6米左右,体重在800斤左右。在大草原上,非洲水牛总是成群结队的行走,有时候你找寻半日也见不到水牛的踪影。而转过一个山坡,你则会发现数百头正在那里悠闲地吃着草。别看水牛是食草动物,但是它的攻击性可是非同一般,甚至可以称为草原上真正的老大。“非洲狮单挑水牛落败”在大草原上绝对不是什么新闻。就连住宿的酒店,晚上不让我们外出的原因也不是怕食肉动物的偷袭,而是怕喝水的水牛。

翻越乞力马扎罗,我在马拉河畔等你


相比水牛,大象性情则要温和的多,不过在马赛马拉大象并不常见。奔驰在非洲的草原上,偶尔能看见远处走过的大象。不是象群,而是一个独立的家庭。说起来,在马赛马拉大象的出现频率甚至都不如非洲狮。也许是司机的专业度高,也许是我们运气好,在大草原两天的时间里,我们和狮子的亲密接触不下五次。距离最近的时候,我们面对面不足2米。什么“后宫佳丽和睦相处”,什么“兄弟情深不结婚”,同行小伙伴脑洞大开地为狮子们创造了这些名词,让我们深深怀疑中国宫斗剧已经延伸到了非洲大草原上。

翻越乞力马扎罗,我在马拉河畔等你


不过说起来,相比水牛,狮子还是温和的多,或者应该说非捕食时间段的狮子性情温和。要知道,捕食对于这些食肉动物来说是件非常辛苦的事情,而且直接关乎生存大计。如果一只狮子连续两三次奔袭没有捕到猎物,那么接下来它很可能没有足够的体力继续捕食,最终会饥饿而死。所以非捕食时间段的狮子或者豹子,都会很懒散的趴在草丛中,绝不轻易消耗体力。

翻越乞力马扎罗,我在马拉河畔等你


非洲大草原上的豹子分为两种。一种是猎豹,一种是花豹。在big five中的豹子究竟是哪一种,结论总是众说纷纭。不过呼声最高的还是花豹。花豹和猎豹其实很难分辨,如果不特意的科普,你绝对会叫错它们的名字。不过科普后就简单多了。至少它们的面相就大不相同。猎豹的脸上有两条清晰的黑色法令纹,通常也叫黑色泪线。而花豹是没有的。第二,猎豹身上的花纹是实心的,而花豹的花纹则是空心的。所以花豹还有个别称叫做金钱豹。另外,还有一点可以分辨。猎豹一般是群居生活,而花豹则更喜欢独自一人,并且在树上休息是它们的最爱。

翻越乞力马扎罗,我在马拉河畔等你


在大草原上,很少有司机会刻意去寻找花豹。因为在司机的口中,花豹基本上属于可遇不可求的动物。而幸运的我们还是在树冠上发现了一只花豹。不过茂密的枝叶挡住了花豹绝大部分的身躯,让我们不得不体验了一把真实版的《管中窥豹》。相比于花豹的难寻,犀牛则更是难得一见。基本上只有少数私人保护区才能见到。要知道犀牛已经属于极危物种了,和中国的娃娃鱼一样正在面临着灭绝的风险。

翻越乞力马扎罗,我在马拉河畔等你



现在回想下,其实很多肉食动物是有领地概念的,而食草动物数量繁多,基本上随处可见。所以马赛马拉保护区的行程,司机兼职导游是有一些常规路线的。他知道一些肉食动物的领地和常去的地点,所以经常会目的明确的带你去碰运气。至于能够看到什么,看到多少很多时间还是要看运气的。在聊天中总结,基本上1天行程的标配是2个肉食动物和N个食草动物。如果Safari的时间多,司机会针对性的带你去寻找某种动物。

翻越乞力马扎罗,我在马拉河畔等你


翻越乞力马扎罗,我在马拉河畔等你



马赛马拉的24小时对于我们来说是非常幸运的24小时。对于看到狮子、猎豹就算物有所值的行程,我们经历了多次和狮子猎豹的相遇,看见了辛巴小伙伴们的快乐生活,领略了漫山遍野的水牛群,马拉河畔静候的鳄鱼,斗殴的河马,还有出场率极低的花豹。最幸运的我们还遇到了猎豹的捕猎。

不知道这片大草原上养育了多少生命,但仅仅两天的时间我们就见识到了数十种动物。它们在这里繁衍生息,相互制约而又相互依存。人类处在其中,严格控制的活动区域和行走路径保证了野生动物不被打扰,也尽量维护了这里的生态环境。每个清晨,朝阳照亮草原的每一个角落;每个夜晚,暮光又唤醒了另一个鲜活的世界。在这片土地上,每时每刻都诞生着生命,也见证着一个又一个的传奇,这就是大自然的魅力。

翻越乞力马扎罗,我在马拉河畔等你



翻越乞力马扎罗,我在马拉河畔等你






(未完待续……)
发表于 2020-4-28 11:25 10 只看该作者
本帖最后由 classa2020 于 2020-4-28 17:55 编辑

(继续……)

Maasai,非洲草原之王不是狮子

在东非广袤的大草原上,一直存在一个传说,一个关于一个民族成人礼的传说。相传这个民族的成人礼,男子需要到草原上亲手杀死一头狮子!只有这样才能被族人所认可,成为真正的勇士。如果没有活着回来,那只能证明你没有资格成为这个民族的成年人。这个听起来很荒谬但却实际存在的传说,就是驰骋在肯尼亚大草原上马赛族真实的故事。经常看到视频资料上几个瘦弱的黑小伙追着一群狮子跑,原来这些都是真的。而非洲大草原上的王者原来不是狮子,而是马赛人。

翻越乞力马扎罗,我在马拉河畔等你


在数百年的非洲殖民历史中,整个非洲大陆47个部落中有两个部落没有被殖民过,其中一个就是马赛人。数百年的时间,马赛族作为活跃在非洲大陆上的游牧民族,一只保持着自己的部落习惯,直到现在也没有被现代科技所同化。所以走进马赛人的村子,你会发现自己仿佛回到了原始社会,泥土茅草堆砌的房子,没有电器的生活,开心了就喝点牛血,不会计算,多一头牛就在肩膀上烫一个伤疤。这就是现实的马赛人。

翻越乞力马扎罗,我在马拉河畔等你


习俗:跳的越高媳妇越多

说起马赛人,它们目前主要散落在肯尼亚和坦桑尼亚的土地上,终身与大草原为伴,以放牧为生。正是这种生活方式,让马赛人拥有了很多独特的习俗。马赛人随身有两件装备。其一是它们自己的佩剑,当然基于现在和平年代,佩剑更多起到的是装饰的作用。其二就是它们手中的那根1米长的木棍。这个木棍主要是放牧时用来哄赶羊群的,不放牧的时候则用来支撑身体行走,功能好似登山杖。

翻越乞力马扎罗,我在马拉河畔等你


另外,马赛人有个神奇的技能,那就是跳高。这个不同于我们平常意义上的跳高,而是不弯曲膝盖,完全依靠脚部力量的跳高。所有马赛人都能够跳的很高,其中高手甚至可以轻松飞跃两三米的高度。为什么马赛人这么会跳?原来它们在放牧的过程中经常要眺望远方,防止食肉动物的侵袭。每多跳高一分,就多一分的安全。另外,据说在部落里,跳的越高娶的媳妇越多………好吧,我也想练习跳高了。

翻越乞力马扎罗,我在马拉河畔等你


生活:原来生活可以如此简单

走进马赛人的村庄,你一定会为它们的样貌惊奇。首先你会发现很多年龄大的人没有门牙。据说部落的习俗就是在孩子小的时候,为了病的时候能够灌药进入嘴里,锁体提前先把孩子的门牙敲掉。这种陋习现在被很多前卫的青年摒弃,所以在年轻人身上看见的少了很多。另外,马赛人从小就开始扎耳朵眼。随着年龄的增加,耳朵眼的挂饰重量也越来越大,耳洞也就越来越大。当地部落里墨守成规的习俗就是耳洞越大越漂亮。

翻越乞力马扎罗,我在马拉河畔等你


马赛人的村子结构很简单。周围一圈栅栏作为村子的边界,紧挨着栅栏的是每家每户的房子,而村子中央则永远是空置的。因为每天晚上,村里的牛羊都要被赶到村子的中央,从而避免被野兽侵袭。牛向来被视为马赛人的生命,因为牛代表着财富,是部落的硬通货。而且牛还是马赛人饮料的来源。当地人从不吃蔬菜,它们的饮食结构就是牛羊的奶、血和肉。每家人都有几头牛专供喝血。

翻越乞力马扎罗,我在马拉河畔等你


当人们馋了的时候,用小 dao朝牛脖子上一扎,拿根小草管就去吸,就像我们平时喝饮料一般。马赛人没有纸张,也不会算术。为了记好自己有多少财富,彰显自己的身份,家里有一头牛就会在肩膀上烫一个伤疤,以此类推。所以如果你发现这个马赛人的肩膀上莫名的有很多圆疤,那你看见的一定是个富豪。

翻越乞力马扎罗,我在马拉河畔等你


说起马赛人的房子,可是非常有意思。首先这些房子都是用牛粪和茅草建造的。屋顶是茅草的,墙壁是用牛粪混合泥土和茅草堆砌的。不到二十平米的房间生生分成了三室一厅,一个硬币大小的圆孔就是房子唯一的光源。除了房子的结构,另外一个需要和大家说的是这个房子都是媳妇造的。这个男人有几个房子就有几个媳妇。

翻越乞力马扎罗,我在马拉河畔等你


马赛人实行的是一夫多妻制,除了第一个媳妇是家长指定外,剩下能娶多少个就是自己的本事了。比如说你是部落的勇士,或者你比较有钱,用3头牛来换一个媳妇……女人从娶过来就开始建造这个房子,建好后这就是她的家。这种一夫多妻,妻子还自带房子的政策,对于国人来说绝对自带光环,可望不可及。

翻越乞力马扎罗,我在马拉河畔等你


The End,旅行的意义原来如此简单

提笔开始这篇游记时,离开非洲大陆已经有半年的时间了。再次翻开这些老照片和视频,心中还是不免激动。那绚烂的星空,延绵的云海,特有的动物,灾难性的暴风雪,还有山顶的五星红旗,每一个场景早已印刻在我的脑海中,融入了我的血液。对于未知的向往,让我踏上了这片大陆,对于大自然的好奇,让我走进了马赛马拉,对于山峰的依恋,让我走进了乞力马扎罗。

这场旅行让我再一次见证了大自然的神奇莫测和瞬息万变,也让我愈发感到生命的渺小和卑微。如果问这次旅行最大的收获是什么?我想应该就是能够平安的回归,有时间和精力把过往记录下来。

其实,登山也好旅行也罢,其意义本无需装扮粉饰,也不用惊天动地。它唯一能做到的就是教会我们如何生活!努力,且行且珍惜!

翻越乞力马扎罗,我在马拉河畔等你



(未完待续……)



3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1人点评 收起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

牛牛彩票

重庆彩票网 爱投彩票 五福彩票 智胜彩票 国丰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