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30878

主题

焦作

水背梯祭探长

[复制链接] 查看:1677 | 回复:16
发表于 2020-5-25 13:29 1 只看该作者 | 倒序浏览 | 只看本帖大图
本帖最后由 焦作泰山 于 2020-5-25 13:32 编辑


    大约10天前,“快乐”对我说,在家蛰伏一年多未出驴的焦作驴届军师——“执手”兄提议,想在小范围内组织人马走一次水背梯,借机祭奠一下去年在那里罹难的“探长”,问我能否成行。我二话没说,当即答应下来,后来得知“大山”也去。这样一来,除了执手外,快乐、大山和我将重走水背梯了。

    像往常出驴一样,4月25日,周六,6点50,焦东老体育馆门前集合完毕,乘坐快乐的私家车启程。由于出发早,焦辉路人车不多,专业司机出身的快乐把车开得又快又稳。我们4人和探长都十分熟悉,车内话题自然是围绕着探长。也许是探长在天之灵知道我们要去祭奠他,一过七贤镇环岛,车窗外的风景十分通透,青山蓝天交相辉映。

    8点10分,车至武家湾,整好行囊,迎着仍有寒意的晨风,开始上山。前往水背梯的路回河很明显,就是沿着冲沟往上走。在拔高过程中,不时看到一丛丛怒放的刺玫花和卯花,黄、白两色的鲜花很契合我们此行的目的,我提议顺手采摘几枝给探长带去,大家都说好。大山和我不一会就收拾妥当了。
    进入水背梯胡同,坡度逐渐加大,接连遇到三个小攀爬,对于我们这些经常爬梯子的老驴来说,几乎不是问题。特别是执手兄,手长腿长,抓、抠、蹬、蹭、抵、靠,手法娴熟,身形矫健,丝毫看不出是身体微恙歇驴一年的样子,更看不出他已是年过花甲的“老人”。
    10点左右攀至垭口,我们稍作休息,对面山峰依然俏丽,山下的二虎窑村和公路历历在目。记得去年6月8日,三哥(“猎手”)带我们走水背梯的时候也在这里小憩,当时同来的有太行山、桃子、流沙、快乐、大山、玲儿等人。时间过得真快,一晃都十个多月了。
    去年6月16日,探长一行走的也是这条线路,与我们相隔8天。想必探长他们一定也是在这里一边休息一边欣赏美景。但是,谁也想不到,再过几分钟,探长的驴途会在这附近戛然而止,生命永远定格在54岁。
    我跟着大山在前,往左向上攀爬,遇到第一个难点,去年由于有驴花同行,三哥在此处下了绳子。我们各自在崖壁站定,观看山势地形,结合去年救援队的搜救记录,一致认为这个难点不会是探长的坠落处。原因是如果在此失足,救援队当时能在不长的时间内找到他。
    再往上攀,又有两个小难点,大山和我都没费多大劲就克服了。走过一个大致1平米左右的小平台后,我俩看到再往前已经没有同时能容下两人立足的地方了,平台下面已是悬崖绝壁,就提议在此祭奠探长。
    执手主祭,在详细问清楚日期后缓缓说到:“今天是2020年4月25日,我们一行4人在此纪念探长不幸遇难10个月9天。”言毕,二人把从山下带来的鲜花抛下山崖,并进行了短暂默哀。
    继续攀爬,不一会儿,听到大山在上面喊叫:“我上来了,感觉没啥难度,比去年容易多了”。经过小攀爬和短平切,我们很快离开悬崖边,边沿着斜坡往上走边议论探长到底在哪里坠崖。我想,探长作为一个老驴,走这个难度不算太大的线路怎么会发生意外呢?他到底经历了什么?当时他在做什么?只有老天和他自己知道了。
    11点20分,我们走到三岔口,往右能去二虎窑下山,往左可到康梯下山。吃饭,午休,12点50开拔,决定走康梯下山。
    20分钟不到,到了水背村,说是村,只剩两间房大小的残垣断壁。地上有被石板压住的灰烬,执手说这是去年救援队留下的。去年,探长出事后,救援队到山上曾在这里呆了一夜,烧火取暖。
    继续转山平切,经过荒废的横岭村和龙凹村。由于海拔1200米左右,山下早已败落的连翘、梨花、桃花在这里依然灼灼其华。
    平切转山是枯燥的,我边走边回忆和探长的交往。我1988年刚参加工作就认识探长,他在交警三中队,我在二中队。当时探长一米八的身高配笔挺的马裤呢警服,可谓是玉树临风,后来他先后去了治安防暴大队,后来改名为特警队,又回交警队,从民警一直晋升到高速交警管理处处长。期间,我的工作岗位也变换了三次。三十多年来,探长一直是我的好老兄(大我两岁),对我平时的琐事帮助多次,从没有什么附加条件。他的离世,我失去了一位好兄长。
    2011年,我初次踏进驴界,探长已是老驴了。在和他一起出驴的过程中,经常听他讲些驴界的奇闻轶事和他的驴途经历,什么八路队啦、四季队啦,什么四梯连走、两天线变一天线啦,什么登太白、游黄河啦,那时的我,只有羡慕的份儿,恨没有早一天成为驴友

    探长酷爱户外驴行,在当上领导干部之后也是如此,只要是时间允许总会如约而至,不过有时候也半途而废。记得有一年春天,我们走的是从宝泉村——观景台——上宝泉水库环线,刚到好汉坡路口,就接到主管他的局领导的电话(那地点几乎没有手机信号),说是有警卫任务,要他下午四点报到。当时正在山上吃午饭,无奈警令如山,他只好让我开车送他回去,到他单位还不到三点五十。后来再出驴,他都选择焦作市区附近的并且有手机信号的地方,原因是有两次进山没手机信号,大领导有事联系不到他。再后来,他看到我们走的辉县、林州的经典驴线,不止一次对我说:“真想和你们一起出驴呀!”,轮到他羡慕嫉妒恨了。听说他就职高速交警后,组建了自己的驴队,不过就我对交警的理解,他不会象我们一样差不多每周六出驴的,原因是太忙。组建驴队,是他往增强交警身体素质、活跃民警业余生活的名义上靠,能偶尔名正言顺出去一次就谢天谢地了。组建驴队,更多的是安慰他自己那颗每到周六就骚动的驴心吧。
    沿康梯往下半个小时,武家湾全景尽收眼底。记得每次和探长出驴武家湾附近,或者途径此处去南北拔绝、双底、白陉、马武寨等,他都对此处赞不绝口。有一年夏天出驴,探长和横行在武家湾水库畅游2000米,引得岸上游人接连叫好。

    若干年前,有记者采访英国登山家乔治.马洛里,问他为什么有那么多人甘愿冒着生命危险去登山,特别是去攀登珠穆朗玛峰。问得多了,马洛里不耐烦抛了一句:“因为山在那儿!”。也有人对我们驴友不理解,觉得我们风雨无阻爬山涉水、乐此不疲不可理喻。对此,可套用马洛里的话:“为什么驴行,因为风景在那里,因为心在风景里!”户外驴行,真的能使人上瘾,特别是当你成为一名真正驴友后,定期驴行简直就是一种信仰!
    不可否认,探长是一名铁杆驴友,我甚至认为他就是为驴行而生的。他是如此喜欢出驴,如此欣赏赞美武家湾的风景,以至于把生命定格在这里!当他坠崖的那一刻,我相信落下的只是他在凡间的肉皮囊,他的灵魂在那一刻一定是飞升九霄,羽化成仙。从那天起,我的探长兄再也没有公务缠身,再也不会为出驴战战兢兢、时刻担心领导召唤,探长兄的魂魄能随心所欲地化作几片云、几丝雨、几绺风、几朵雪、几层雾,抑或是一块美石、一丛野花、一株苍松、一泓清泉......始终俯视着、守望着、萦绕着他钟情的武家湾。对探长来说,这也许是早已冥冥注定,是他的宿命吧!
    4点20分,坐车返程。感谢执手兄,组织了这次纪念活动,让我能把对探长的怀念变为文字。

                                              泰山    2020年4月25日


水背梯祭探长

水背梯祭探长

水背梯祭探长

水背梯祭探长

水背梯祭探长

水背梯祭探长

水背梯祭探长

水背梯祭探长

水背梯祭探长

水背梯祭探长

水背梯祭探长

水背梯祭探长

水背梯祭探长

水背梯祭探长

水背梯祭探长

水背梯祭探长

水背梯祭探长

水背梯祭探长

水背梯祭探长

水背梯祭探长
3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4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20-5-25 13:49 2 只看该作者
支持一下好友
发表于 2020-5-25 14:24 3 只看该作者
顶贴支持
发表于 2020-5-25 14:28 4 只看该作者
焦作泰山 发表于 2020-5-25 13:29
[


    大约10天前 ...


登高望远,远处风景也真漂亮
发表于 2020-5-25 14:33 5 只看该作者
感谢精彩分享
发表于 2020-5-25 16:41 6 只看该作者
怀念探长,永远的好老兄。
发表于 2020-5-25 16:45 7 只看该作者
精彩好帖,前来顶起
发表于 2020-5-25 23:14 8 只看该作者
逝者安息,生者珍惜!山在那儿。。。风景在那儿。。。心在风景里。。好文章!
发表于 2020-5-26 08:10 9 只看该作者
同样的职业,同样的爱好,

发自8264手机版 m.xcreatives.net
发表于 2020-5-26 09:10 10 只看该作者
顶帖支持一下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

牛牛彩票

360彩票 新浪彩票 尊彩彩票 新华彩票 秒速赛车是真的吗